您的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华讯行业网 > 人造板网 > 资讯 > 行业专家 > 中国人造板专家陆仁书教授
分类      关键字         高级搜索    如何迅速找到资料?

中国人造板专家陆仁书教授

中国人造板专家陆仁书教授

木文化网    2007/2/10 16:50:00    阅读:4621
嘉宾简介:陆仁书,1934年出生。我国人造板专家,自1955年以来,一直在东北林业大学从事木材科学与工程的教学科研与设计工作。培养了大批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发表科技论文90余篇。出版著作《刨花板制造学》等11部,译著《木材塑料》等5部。科研成果10余项,发明专利及实用新型专利6项。主持设计人造板工厂6家。曾任东北林业大学人造板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林产工业系副主任、主任,工程勘查设计院副院长、总工程师。兼任中国林学会木材工业分会副理事长、中国林业科学院客坐研究员等职、曾获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星火二等奖等多项奖励。

 

专访实录:

问:您的老家在上海,能和我们谈谈您幼年时的一些故事吗?

答:我祖籍在浙江宁波,过去那地方比较穷,我的长辈到十四岁的时候,男的就必须出去学徒,上海话叫“学生意”。我大概是四岁的时候就来到上海。后来在江苏镇江读小学和中学。

  我记得我们考大学是在1951年。谁也不明白考大学是怎么一回事。几位同学在一起商量,决定大家都考森林系,我就考了浙江大学的森林系,我的中学同学有的考了南京大学的森林系,有的考了安徽大学森林系,我们有四五位同学都分开去考了森林系。为什么?当时就觉得森林还是不错的,环境好,其实什么也不懂。(笑)

问: 您能谈谈50年代院校调整的一些情况吗?是怎样从浙大到东林的?又是怎样克服环境变换所带来的困难?

答:我1951年进入浙江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开始学习。当时森林系三年级四年级学生分成两个组,一个叫营林组,是造林的;另一个叫应用组,包括木材加工和林产化学。1952年,我们国家教育正赶上一个大的变革,从过去学习英美的教育制度转变为向苏联学习,转变为专科学习制度,所以把大学拆散,成立很多专门的学院。我们就从浙江大学分到哈尔滨,那时还没有成立东北林学院,寄居在东北农学院,所以我是1955年在东北林学院毕业的。我们学校教授比较多,到东北去,建立东北林学院,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力量。1956年建立了东北林学院。

  当时从浙江大学林学院搬到东北,服从分配很简单,祖国需要我们去建设东北大森林,大家都很高兴。我们从杭州上了火车坐了五天五夜到了哈尔滨。那时是10月中旬,杭州还很暖和,哈尔滨已经下了大雪,东北农学院森林系的老师和学生都带了棉袄来欢迎我们。我们穿着棉袄就进了新的学校,进了新的环境。当时,大家没有别的想法,只有服从分配这个概念。

  困难对我们来讲不觉得是困难,只有一个困难就是伙食问题,因为那时我是吃大米的,在东北一个月只有二斤大米,这点比较困难,后来才慢慢习惯了。

问:听说在苏联专家办的研究生班中,您是当时最年轻的助教,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一些情况吗?能评价一下苏联式授课和教学的长短处吗?

答:在中国过去没有木材加工工业的教育体系,解放以后,国家认为森林工业很重要,就请来了一大批苏联教授也是苏联专家,帮助我们应用系和木材加工系建立教育体系。苏联专家把苏联的教学大纲、教学计划、教材、教学方法、以及培养学生的方法,如课程设计和毕业设计等都向我们介绍,帮助我们制定了中国的木材加工工业的教育体系。我们后来之所以能培养出我们中国自己的大学生,也是基于这几年苏联的教学模式,以及增加了中国自己的一些新内容。

  1956年到1958年期间,东北林学院办了一个研究生班,按照教育制度的后部分上课(有修改)。研究生班主要上专业课,由苏联专家讲课,一直到最后做毕业设计。我当时是助教,脱产半年在学校学俄语,当时是封闭式教学,全是俄语教学,哈尔滨的学习条件好。通过这个研究生班,我们木材加工工业的整个教育体系就建成了。当时几乎全国高校有关林业的都在那里学习,把教学计划、教育体系制定好带回各地,最后由林业部颁布。

  从这几年的教育和实践来看苏联教学模式的长处和短处,应该说,苏联教育的长处是比较紧密地结合实际,我们在生产上有一些搞不懂的问题,在苏联的教材或者参考书里基本上能找到答案。总体来看,苏联教育的缺点是专业分的太细,没有从总体来讲述工艺理论,学完他们安排的课程,学生缺少站在一个更高的台阶上去看总体的能力。

问:多年来您一直从事人造板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您主编了我国第一套《纤维板制造学》、《刨花板制造学》、《胶合板制造学》等教材,您能介绍一下编写这些教材的前后经过,以及木材加工在我国高等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吗?

答:看到苏联教育的短处,我们就想编一套以工艺体系为主的教材。因此在1961年由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了这套试用教材。

  首先,让学生学更多的东西,集中深入地去讲理论,用理论来指导实践。学生在学习生产理论体系教材的时候,有这样一个弊病,说我们在大学时怎么没有学什么理论呢?真正的胶合理论在生产理论体系讲得不透,我们在工艺理论体系就可以讲透了。不管是什么产品,只要用胶合理论都能理解。

  第二,必须要加强实践,学生应该到工厂去,到不同的工厂去实践。特别有这一门课叫企业设计,工厂设计。工厂设计负担了不同的工厂如何设计的任务。事实上,是想让学生对不同的生产有个条条的理解。这样纵横交叉学生就能深透理解。但是由于宣传不够,北林是采取这套教材,福林和南林是采取生产体系教材。

  再以后的10年,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学校有的老师到农村去了,有的人到林区插队去了。我们到了小兴安岭,呆了四年,那里有个原始的红松林。我们参加劳动,上山砍树,打鸡鸭,剩下时间就读毛主席著作改造思想。到了1973年,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工宣队和军宣队开始有变化,我觉得形势不那么严重了,就和东北林学院的杨副院长商量。我跟当时的领导人说现在没有教材,想去编教材,为时刻闹革命做好准备。我到了南京林学院、北京林学院、中南林学院,各个学校领导都表示支持。当时我们从各个学校请来了一些教师,不到30个人,以上海为主要工作地点,去了广东、福建、江西搜集资料。花了两年时间,编写了8本木材加工专业的主要教材草稿,为文革以后的教材打下了比较实在的基础。

  在八十年代,林业出版社正式出版教材,其中有三本是我主编的胶合板,刨花板,纤维板这三本教材,还有其他人主编的教材。到1991年时,那套全国统一通用教材已经落后,就出了第二套教材,到现在来看,还是落后了,因为我们人造板这几年飞速地发展,不仅在产量上而且在技术上。所以我觉得教材又要更新了,我希望按工艺体系来写,这有益于我们今后的发展,有益于教育我们同学有一个比较高的理论水平。教材是很多老师的共同劳动结晶,主编就是把很多现有材料拿来修改,所以是大家劳动的结晶。随着时代的进步,我认为木材加工工业教材也需要尽快进行修改,老的教材不合适了。

问: 近些年,您对非木质人造板的生产进行了大量的理论探索和实践活动,请您介绍一下我国非木质人造板的现状。

答:在文革的时候,我和另一个老师两个人一个上午就可以把半个小山头的树砍完。在那个劳动当中我就看到,木材消耗非常厉害,一棵树要长七八十年,一下子就被砍倒了,再要培养出这么一棵树就难了。所以当时我就在想,国家要发展,人民生活要改善,木材用量肯定要增加,而我们的森林越砍越少,这怎么得了?因此我想,应该去找些代替物品。

  回到学校以后,我就开始考虑农作物秸秆的利用。我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作物秸秆量非常大。但是当时除了考虑原料性能的不同以外,我们更注意的是原料应该比较集中,那样才方便取材加工。因此一开始在南方做甘蔗渣制造人造板研究,在北方做亚麻屑板的研究。我们在广东的三水建立了用蔗渣生产人造板的工厂,在东北和新疆建立了一批亚麻屑板厂。在建厂的同时,我们对国内的产量比较大的秸秆几乎都做了试验,有一些问题,到后来才得到解决。譬如说产出量很大的稻草、麦草秸秆,稻草和麦草秸秆外部有一层很光滑的蜡质层,用醛类树脂粘不住,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我们采用美国进口的异氰酸脂胶能够进行很好的胶接。
  
  异氰酸脂胶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无毒,它是不含甲醛的,但是它的价格较高,造成板的制造成本太高,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一时就能解决的,加上我们对异氰酸脂胶做稻草和麦草板的工艺问题研究得还不够深透。目前已经建好的生产线只能说是有产品生产出来了,但依然不能实现按设计产量进行大批量的生产。主要是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胶的成本太高,二是技术上没有完全过关,有许多关键技术还需要加深研究。
  
  但是这些问题并不可怕。过去我们在实验室做试验,现在我们到工厂去做试验的时候问题就看得更清楚了,问题看清楚以后,只要能够虚心地去研究去改进,解决问题就快了。因此我希望到2006年关于稻草麦草的刨花板可以看出一个轮廓来。最近我们又解决了用棉花杆、玉米杆生产纤维板的一些问题,已经能够成功地用棉花杆、玉米杆生产纤维板。

  总体来讲,非木质人造板要解决人们对它的认识问题比较难。刨花板我们整整推广了十年才让市场接受。现在看来,我国主要的农作物的秸秆都已经在研究利用了。令人鼓舞的是,最近国家有政策支持木材代用品的研究。我们国家对秸秆利用的研究是走在世界的前列的,不是落后的,这也是由于我们木材资源缺乏的国情决定的。

  所以说,非木质人造板是大有前途的,但同时也是困难重重。首先要解决人们对非木质材料的看法问题,这不只是宣传的问题,我们要拿出好的产品来,让人们信服,非木质板是可以用的。

问:您认为目前非木质人造板要大量走向市场还存在哪些问题?

答:由于麦秸刨花板在上市的时候太草率,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因此不仅要从技术上达到大规模生产的要求,还要让人们慢慢改变对非木质人造板的一些负面的看法,接受非木质人造板。

问:我们知道,近几年我国人工速生丰产林发展比较迅速,你对我国人工速生丰产林的发展有何看法?

答:一个方面,现在人工林种植的数量不少,但是木材的产出量并不是很大,现有速生林的生长,不能满足造纸工业的要求,因此,人工林的发展速度还不够快。另一方面,我们中国的木材加工行业缺的是什么呢?缺“面”。我们知道,好的胶合板、细木工板都是要贴好的贴面材,但是目前好的贴面材很多需要从美国、俄罗斯等国进口。因此,在人工林不仅仅要发展低质的速生材,还要逐步扩大高质量的珍贵材的比例,根据不同地区发展一些较为珍贵的树种的速生材。

问:我国中密度纤维板的发展要考虑的问题?

答:现在中国纤维板的发展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是纤维板制造大国。2003年,我国中密度生产线大概有474条,2004年又上了70多条线,产量达到1664万立方米。刚才讲的,这四百多条生产线中,其中有四十几条生产线采用的是连续压机。不可否认,连续压机生产线含有很多先进的技术,但是在我们1664万立方米的纤维板产量当中,我认为绝大部分是由多层压机或者是单层的大幅面的压机(间歇性)生产的,目前国内已经能够生产年产量八万到十万的多层压机生产线了,虽然相比之下国产的设备还存在一些缺点,例如厚度不均、预固化层厚、边条多等。现在报刊杂志一些文章上大家都说连续压机好,都说要用连续压机。但是我们要意识到一点,目前国内还没有完全掌握生产连续压机的关键技术,进口连续压机生产线设备的价格要比国产设备的价格高七倍到十倍。因此我们是否应该把多层压机生产中密度纤维板好好地研究,尽量降低它的缺点,包括对现在已经存在的四百多条多层压机生产线的改进,以及下一步上新的生产线的改进。那样的话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上多层压机生产线或是连续压机生产线。对多层压机的进一步研究,不仅仅关系到现有的四百多条生产线的改进,而且牵涉到下一步应该上多层压机生产线还是连续压机生产线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想在你们网上大家讨论讨论,多听听大家的意见。

问:您对广大青年学生有什么建议?

答:木材加工是一门应用科学,要敢于走进实际,要能再从生产实际中走出来。

陆仁书教授谈实践的重要性:
  
  1959年,我是东北林学院讲师,在长春胶合板厂做了一年的工人,第二年,我在北京光华木材厂胶合板车间做车间主任。这两年对我以后学习、教学、科研影响很大。应用科学必须到实践中去,从实践中走出来,到工厂去向工人学习,工人是最好的老师,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认为木材学科是应用性科学,搞研究工作不可坐在屋里,必须深入生产实际,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样才能促进木材工业真正的发展。